当前位置:首页?>?科幻·灵异?>?六零时光微微甜?>?第50章 听完韩进的好处,女知青当场就病重了!

第50章 听完韩进的好处,女知青当场就病重了!

六零时光微微甜?|?作者:李子归|?更新时间:2019-07-10 17:51?|?TXT下载?|?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全站滚屏?/? 当前滚屏?|? 滚底翻页?|?滚慢?/?滚中?/?滚快?|?恢复默认

????啥意思?周兰香看着大楞嫂子兴致勃勃的脸哭笑不得,还能是啥意思?就是你想得那个意思呗!

????韩进过年虚岁都二十了,也该张罗着给他相看媳妇了,周兰香最近就在心里把十里八村的姑娘过了好几遍,正发愁没有合适的,他自己倒先看上一个了!

????这是好事儿,前世他四十多了还没长娶媳妇这根筋,一提这个就跟她置气,现在自个知道找了当然好!

????“大楞嫂子,你跟我细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周兰香亲热地把大楞嫂子拉上炕头坐着,心里虽然很高兴,也不能还没弄清楚就表态,至少得知道详情再说。

????大楞嫂子就是找周兰香说这事儿的,两条扫帚眉一跳一跳都要飞起来了:“这不是我家就在知青点前边嘛!二楞跟知青点那几个男知青能说上两句话,我还去教他们贴饼子了呢!人家城里来的文化人都可会说话了,一口一个大婶地叫,临走给了我好几个饼子,还一个劲儿地说谢谢!我长这么大真没让人这么谢过,你说说,这城里来的就是不一样!

????大楞嫂子东一句西一句,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周兰香一向脾气温和有耐心,也不催她,就笑眯眯地听着,偶尔插一句嘴把她跑偏好几里地的话茬往回拉拉,终于是让大楞嫂子说到了点儿上。

????知青点两个男知青昨天晚上去找二楞,想让他给韩进传个话,让他以后别再找陈红如了,说虽然他在陈红如生病的时候照顾过她,她也非常感激,可也不能这么不顾影响,而且陈红如通知一心要投身到广大农村建设中去,没心思想别的!

????大楞嫂子嫁到磨盘屯十多年了,是从小看着周兰香和韩进长大的,跟她一点不客气:“我看那俩知青的意思,是韩进把他们吓着了,特别是那个女知青,好像听说韩进脾气不好作风也不好,吓得原来那病没好利索现在又躺炕上了!”

????周兰香在心里叹气,韩进这个名声确实是挺吓人,不了解他的城里小姑娘给吓着也不奇怪:“嫂子,这是咋回事儿我也不知道,你等我问问韩进再说。咱一个屯子住了这些年,你亲眼看着呢,韩进干活多勤快,就是脾气急了点,可他不欺负人,偷鸡摸狗不正经这种事就更没影了!你回去让二愣子跟知青们说说,可别信那些乱七八糟的!”

????最主要的是,如果韩进真看上人家女知青了,不管成不成,总得让人家给他个接触的机会,别一听名声就给吓跑了呀!

????大楞嫂子赶紧答应,信不信韩进先不说,她跟小香关系好,就算帮她,也不能给韩进抹黑:“你放心,这话我去说!直接跟那个小闺女说!”

????大楞嫂子中午回家喂完猪就顺便去了一趟知青点,她也不直接说啥,拿了两个周兰香给的水灵灵的大白萝卜去探病,跟新来的两个城里小闺女闲话队里的事,从地里重啥说到啥节气干啥活,从山里几月份捡蘑菇说到哪里能捡着干柴,最后又说起了队里这些年有意思的事儿。

????其中就夹杂了几件韩进的丰功伟绩,比如论力气全公社数一数二,送公粮的时候抢位置,他一只胳膊夹一大麻袋黄豆,在跳板上健步如飞晃下去好几个人;再比如有一年后山闹野猪,他那年才十五,别人都吓得飞跑,就他一个人扛着几根大钢钎子往上冲,最后一头四五百斤的大野猪让他用四根钢钎子给订在树上了!

????再比如……

????大楞嫂子没说完漂亮柔弱的城里小闺女陈知青就又犯病了,小脸儿煞白煞白地,眼看着就流了一脸冷汗。

????大楞嫂子很遗憾地赶紧告辞让人家好好休息,寻思着等她好点再上门继续说点韩进的好话。

????这么一说她也想起不少,韩进这小子还真是个好的,干的那些事儿哪件拿出来都够硬棒地!

????这些年净听他娘他二嫂说他偷家里钱粮祸害家里东西了,人前一提韩进就是骂他,她都忘了韩进还有这么些好处呢!

????大楞嫂子觉得她很圆满地完成了小香嘱托的事,心满意足地找她帮自个絮棉花做棉裤去了。

????哎!小香这手是真巧!同样是絮棉花,她絮出来的棉裤孩子穿半冬就厚一块薄一块地,有的地方聚个大棉花疙瘩有的地方就剩下两层布,小香去年帮她絮了一条棉裤,他家老大那么淘个半大小子折腾一冬天今年还匀匀称称摸着跟新地似的!

????周兰香谢过了大楞嫂子,晚上吃饭的时候想了一下也没直接问韩进,这小子看着人高马大地,其实脸皮可薄了呢,前世那么大个大老爷们了,她就问一句他喜欢啥样的姑娘,他就能脸红好几天,看见她就不好意思。

????现在他年纪还这么小,又是第一次喜欢小姑娘,给问不好意思了就不好了。

????韩进今天也有点不太自在的样子,吃完饭就跑出去了,过了好几个小时背着半麻袋甜菜疙瘩回来,自己做地上闷声不吭地收拾,说让香香闲了熬糖稀吃。

????周兰香好多年没见着甜菜疙瘩了,农村人几年吃不上一点糖,要是队里种了甜菜,收完交到公社甜菜站,大家就去地里捡那些漏下的小甜菜疙瘩,回来收拾一下放在锅里熬,熬出黑褐色糖稀,看着像深色的蜂蜜,甜甜的给孩子当零嘴,或者蘸豆包吃,是难得的好东西。

????不过公社都是各个大队轮流种甜菜,他们大队好几年没轮上了,也好几年没吃过糖稀了。

????韩进背回来的甜菜个儿挺大,一看就不是地里捡的,都冻上了,他怕冰着香香,就不让她动手,自己拿一把菜刀刷刷刷快速地收拾,一会儿就收拾出一大盆来。

????周兰香知道他看着脾气不好,其实办事一向知道深浅,并不担心甜菜的来路有问题,看他脸上不太高兴的样子,就想哄哄他,反正晚上俩孩子也不让她在等下做针线,她就下地给做零嘴。

????不让韩进跟那些甜菜疙瘩较劲了,把他拉去锅台边烧火,先把甜菜烀熟,又切了厚一点的片放到锅里烙,一半烙得外皮干了就拿出来,一半火大点基本烙成干儿,看着像褐色的地瓜干,其实比地瓜干甜很多,味道也更清新有嚼劲儿。

????小山拿起他爱吃的软一点的尝一口,眼睛一亮赶紧给姐姐也挑一块软的递过去:“姐!太好吃了!比城里人吃的罐头好吃多了!”

????韩进也拿了一块火大更有嚼头的,吃一口也连连点头:“罐头算啥!比商店里卖得果脯还好吃!”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